你现在的位置:凯发k8首页>新闻动态>政策法规
政策法规

可转债两市规则趋同,遏制炒作为要

发布时间:2022-06-28

       可转债市场将迎来基本一致的新交易规则。
       6月17日,沪深交易所发布可转债适当性管理相关事项的通知以及交易细则征求意见稿,拟统一和重塑规则,进一步保护投资者权益,降温疯狂炒作。
       其中,适当性管理相关事项通知中,明确了投资者需要了解可转债风险事项,同时提升了新进入个人参与的门槛,即资产规模不低于10万元和参与证券交易24个月以上。
       最受关注的是交易细则征求意见稿。其中,对于此前沪深交易所上市首日差异化的交易制度进行了统一,同时明确了上市后涨跌幅限制。
       未来交易细则新规实施后,对市场活跃资金中的专职炒作资金影响将会更大。
       首度引入适当性管理
     “沪深交易所最新规则的亮相,意味着对可转债市场监管正在升级,这是交易所层面首度对可转债交易问题进行系统规范。市场规则正在统一和重塑,未来会更具理性,短期炒作现象有望降温。”一位可转债资管产品负责人向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
       新规首度提出了投资者适当性管理问题,认为可转债这一交易品种有一定潜在风险。该通知要求,投资者应当充分知悉和了解可转债相关风险事项、法律法规和业务规则,结合自身风险认知程度和承受能力,审慎判断是否参与相关业务。
       与此同时,对于个人投资者参与向不特定对象发行的可转债申购、交易进行了规范,提出了准入门槛,即申请权限开通前20个交易日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内的资产日均不低于人民币10万元(不包括该投资者通过融资融券融入的资金和证券)。同时,参与证券交易24个月以上。但这一规则仅限于新进入市场的投资者,对老投资者不受影响。
       交易细则大变化,炒作遭抑制
       市场更为关注的是,两大交易所发布可转债交易细则征求意见稿或将有效抑制新券过度炒作。
       上交所交易细则显示,向不特定对象发行的可转债上市后的首个交易日涨幅为57.3%、跌幅为43.3%。之后,涨跌幅为20%。
       而目前上交所可转债市场的规则是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之后交易亦未设最高限制规则,采用盘中临时停牌机制来控制炒作。
       从这个角度而言,沪市可转债上市首日规则发生了巨大变化,极大缩减了上市初期爆炒的空间。
       同时,沪市可转债采用匹配成交方式的,其上市后的首个交易日,集合匹配阶段的有效申报价格范围为发行价的上下30%。连续匹配阶段的交易申报价格不高于即时揭示的最低卖出价格的110%且不低于即时揭示的最高买入价格的90%;同时不高于上述最高申报价与最低申报价平均数的130%且不低于该平均数的70%。
       这较现行交易规则有很大变动。目前新券首日报价范围是70元至150元。
       征求意见稿依旧保留了盘中停牌机制。沪市盘中成交价格较发行价首次上涨或下跌达到或者超过20%的,临时停牌持续时间为30分钟;盘中成交价格较发行价首次上涨或下跌达到或者超过30%的,临时停牌时间持续至当日14:57;盘中临时停牌具体时间以交易公告为准,临时停牌时间跨越14:57的,于当日14:57复牌。
       由于深交所可转债新券目前仍适用57.3%的最高涨幅,征求意见稿仅限制首日之后的交易为20%涨跌幅。
       这意味着沪深交易所监管规则未来将趋于一致,上市首日最高涨跌幅为57.3%,次日及之后均为20%。
       与此同时,此次交易细则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了交易公开信息,异动交易以及严重异常波动的信息披露标准。对于严重异常波动,将公布严重异常波动期间的投资者分类交易统计等信息。
       生态影响不大,分层效应明显
     “限制炒作,保护投资者权益”,是市场对此次统一监管规则的一致判断。
       可转债私募广州嗣盈总经理张晓东表示,此番政策的变化主要是单日涨幅降低到20%和明确可转债参与者的准入门槛。“很显然,这将抑制转债的过度炒作。限制那些抗风险能力差又闻风而来的小散户参与。”
     “近期监管从严趋势很明显,新规亮相大势所趋。”前述可转债资管产品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可转债次新券炒作套路已大大突破了此前模式。
       过去数年里,游资在熊市底部炒作可转债迹象最为明显。一般在股市转好后,由于可转债溢价率走高,游资就会逐渐转移至股市。但今年以来,游资仍然在更加高位上继续炒作,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同时,频频出现的暴涨让不少散户忽视了其中暗藏的巨大风险。
       此前,沪深交易所已对部分爆炒的可转债进行了重点监控。上交所还公布了一起对游资账户的公开处罚。
       对于此次新规拟限制上市后涨跌幅所带来的影响,记者采访了多位可转债基金经理,他们均表示可转债市场补足短板,有利于其更长期的发展。新规对基金的投资组合影响甚微。
       从两大交易所公布交易数据看,散户和私募为二级市场最为活跃的主体。深交所5月可转债成交金额3.5万亿元,其中3.2万亿元交易额由散户和私募贡献。
       一位自然人投资者表示,可转债新规对投资预期影响较大。“我经常参与可转债,从早期可转债无涨跌幅限制无停牌的时候就开始关注,开始的时候没什么人参与,后来陆续实行了一些新规。每一次新规发布后,转债市场都会迎来几个月甚至更长的低潮。”他表示。
       华泰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张继强表示,新出台的细则旨在抑制炒作行为,预计短期炒作现象将明显减少甚至消失,对估值的影响更多还是体现在结构上,譬如规模5亿元以下、价格在140元以上的双高品种的定位可能会明显收敛,但可转债估值整体变动应该不会太大。
       张晓东表示,可转债投资的主要优势在于下修机制、“t 0”交易机制、手续费低廉,这些核心要素在此次规则修改中都没有涉及。“公司产品更多是从投资价值出发开始,没有参与次新转债炒作。”
       一位券商资管负责人表示,尽管限制了炒作,但可转债优势仍存。此次定价回归理性,有利于转债市场长期发展。对于机构而言,一直坚持股债联动价值投资,多为中高评级大规模品种,机构定价权较多,影响较为有限。未来市场投机属性减弱,更有利于价值投资的开展。
       (来源:证券时报)